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被PUA催眠的人

7月21日上午9点59分,前火箭少女成员Yamy在微博上发出喟叹。

她公开了一则所属经纪公司“极创引力”的员工大会会议记录,时间3分11秒,老板徐明朝当着同事的面,说她“非常丑!很丑!超级丑!是你们所有人里面最丑的!”继而说她装时尚,穿的像刺猬。“有病!不会唱歌!之前就是个伴舞的……”

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被PUA催眠的人

长达2年时间,徐明朝对Yamy的态度在矛盾的两极之间反复摇摆,一会儿说她有优势,一会儿说她不值得,一会儿说绝对支持她,一会儿说要让他高兴,再提需求。这种周而复始的打压指责让她陷入极度自我怀疑和低落,“如果有问题,那一定是我的错。整天活在自我怀疑中难以自拔。”

她发了解约函,被徐明朝威胁:不要作死。

由Yamy的遭遇,微博上引发一场关于“职场PUA”的大讨论,有网友感慨:太感动了,职场PUA终于被重视起来了。“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不知道,无论怎么和别人讲,到头来都会觉得你矫情!”

但依然有很多人,陷在PUA的沼泽里,视“打压”为磨炼,自以为老板的严苛,都是“为我好。”

前某互联网巨头程序员刘白就有这样的困惑。好几名同事都来提醒他被CEO给PUA了,他不信,用不容置喙的语气回应:我和CEO都是理性、成熟的人。“他成就了我,我成就了他!”

A

刘白没想到自己被上司狠踹一脚的影响这么大。

这是2019年8月的一个下午,5点左右,部门会议刚结束,消息就被扩散出去,随后全公司的同事都知道了——CTO刘白因为服务器出现BUG,没及时排查出来,被CEO又骂又踹。

“怎么能踢人呢!”伴随着震惊,同事们不约而同为刘白鸣不平,在小群里集体声讨CEO:过分!

CEO的打人历史也在线上线下聊天中,一点点被“挖”出来:总是一脸凶神恶煞,同事不止一次看见他打人;CEO对刘白不止脚踢,还动过拳头;他之前还打过另一位同事,那位同事辞职走人了……

大家越聊越气,特别是在看到刘白被欺负后还一脸淡然,没有出现任何生气、反抗的举动,继续埋头工作。他们的心里更是堵得慌。

同在一个屋檐下,同事们的情绪风暴,刘白并不知道。第二天一早,他听到消息,一位部门同事申请离职,下午就离开了公司。这名同事刚入职不到一周,昨天下午开会前还一切正常。不久后,又有一名同事选择离职。交接当天,CEO一进办公室大门就摔了电脑,当着所有同事的面警告这名离职同事:最好好好交接,否则背调不会说一句好话。

这位同事被气哭了。刘白在一旁帮忙找补,说CEO只是一时冲动说错话,“没有坏心眼。”还以过来人身份提醒她:离职不应该冲动,“这样的性格,去别的公司也会有问题。”

听得对方哭笑不得,“我在好几个月之前就想着离职,哪里是冲动!”

这名同事没敢跟刘白说,因为亲眼看过他被CEO用拳头打,听同事说他被CEO用脚踹,以至于在办公室,看到CEO出现就心惊胆战,进公司第3个月开始胸疼,被医生提醒要保持好心情,“辞职是及时止损。”

从那个群情激愤的下午开始,公司接连出现裁员、员工辞职,老同事各奔东西,偶尔聚在一起聊天,谈到刘白都是心疼:这么优秀的人,留在公司是图啥?

这个疑问,在当事人刘白看来,不值一提。他说,CEO在那次会议上的打骂,纯粹是对事不对人。“我当时是真的出了错。”

他再三强调,自己非常佩服CEO,是抱着学习的态度和他共事,“做CEO的人应该有棱角,我们不希望和和气气把事情干黄了!”

B

刘白是CEO的“脑残粉”。

在他眼里,CEO是英雄出少年。大一就创业,做过校园外卖,卖过农产品,组建过线下培训班,2年赚下100多万。毕业后进企业实习,短短3个月时间,薪资从2千涨到2万。去过3家公司工作,薪资都是成倍增长,曾担任某少儿编程软件公司的COO,“现在这家公司估值几十亿,如果他不出来创业,身家已经上亿了。”

虽然CEO是个95后,比刘白小8岁。但刘白说自己完全比不上他。不管是为人处世,还是事业成就,CEO远比自己优秀得多,“比我认识的所有人都强!”

这似乎是脑残粉的常见语录。但如果说刘白是井底之蛙,那就太小看他了。

刘白曾在某互联网巨头工作了4年,身边的技术大牛不计其数。个人实力也不容小觑。2018年6月从某互联网巨头辞职后,曾经的老领导们竞相给他抛来橄榄枝,邀刘白加盟,许他CTO的职位。

刘白统统没瞧上。

他认准了CEO这位年轻弟弟。不仅基于他所认为的“能力强”,也在于“熟悉”。如果去掉工作因素,刘白说,自己和CEO的关系像是没有血缘的兄弟。

刘白和CEO的哥哥认识12年,既是大学同学,也是铁哥们,2013年北漂后,又是合租在一起的室友,关系一向深厚,也因此认识了CEO,2017年刘白买房前,3个人还曾合租过一段时间。

刘白觉得,CEO潜能巨大。两人第一次见面时,CEO读大一,性格内向,不爱说话,刘白不得不没话找话。等到再见面,聊起天来,他就被CEO折服了,“口才非常好,思维特别活跃。”

2018年年初,CEO邀请刘白加入公司当合伙人。刘白毫不犹豫答应,迅速从某互联网巨头辞职。

因为这个决定,刘白的年薪从原先的60万缩减近一半,某互联网巨头的期权股份成了废纸,他不得不戒了烧钱的摄影爱好。

刘白不在意自己当下的经济损失,“创业公司的工资都不高,合伙人主要靠分红。”

他看好公司的未来,“公司刚成立,就收到500万融资,情势一片大好。”他坚信,拿到巨额分红是迟早的事情。CEO有能力把公司做起来,他选对了人。

C

和CEO合作前,刘白早有创业的想法。

特别是在即将30岁的2018年年初,程序员的年龄压力让他一下子慌了神:“很焦虑35岁的时候,会成为公司的累赘。”

刘白也曾是某互联网巨头的“脑残粉”。

2012年从济南某高校计算机专业毕业初期,刘白赶凌晨5点的高铁,从济南来北京参加某互联网巨头招聘会。那天下着大雨,应聘的队伍很长,刘白在排队间隙和别人交流技术问题,越聊越自卑,最后干脆放弃面试,当天坐火车回了济南。

在济南待了一年后,刘白北漂,应聘进海淀区一家国企当程序员,每天朝九晚五,下午四点半就在收拾东西准备离开。

大半年时间里,刘白经常去西二旗,在某互联网巨头大楼下闲逛。看着身边一个个人进出大楼,他按捺不住想进公司参观一次,却被保安一把拦下,要求拿出工牌,盯得他脸红。

那天的回去路上,刘白发了一条朋友圈:我多么希望我不是一个过客。

他心里憋着一股劲儿,2014年9月,拿到某互联网巨头工牌的第一天,刘白大摇大摆从大门走进去,心里面激动非常,“看你们谁敢拦我!”

本站为公益站,文章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德迅分享管理员审核删除!